.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1.07.2006

凌晨抵冷看童話

  凌晨,氣溫跌至只有八度。抵冷穿短褲,雙腿冰涼,漫畫家筆下代表打冷顫的波紋在腿邊顫動,手裏是安徒生童話集,這書一直被冷落在一角,捱過了秋與夏,直到這個寒風透骨的夜晚才被翻出來,上面都封了塵。

  看《小意達葬花》。原來,除了黛玉多愁善感葬花,外國童話也有這一幕,沒有淚暗彈,反而帶著希望與冀盼等待滿載生氣的夏天來臨,到時花一定開得更盛,還可以再辦舞會云云,把葬花的哀愁猛加開水沖到最淡,然後也埋到黃土下。要小朋友葬花,太沉重了吧﹗

  《人魚公主》也是悲,所以一直不是我最愛的童話,這夜卻看了三遍。只要在太陽升起前,把女巫施了咒的刀刺進王子的心臟,待鮮血滴在腳上,人魚公主便可以回復人魚身重入大海。王子的心跳從此停止,如果人魚公主狠下心腸……如果。

  沒了心跳的王子會凍死嗎?本來叮囑他要加衣十件,他說他遇到個懂心肺復甦法的女子,心又跳了。

Comments:
《小美人魚》的結局悲得來會淡化,因為最後大家都會聯想到,她完成任務,最終成為天使的情景。
 
samuel,

老實說,
由小到大,我總以為人魚公主在太陽出來一刻化成泡沫就是故事的結局。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