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12.06.2005

影印機的聯想

  這家公司的影印機患了重症——疲勞過度。

  它記得,出廠不久,便進了這家公司幹活,頭一個月,它身邊早晚都圍了一圈人,都在驚歎它的速度,它的外形也迷倒不少女同事,那時,讚歎聲化做了力量,它只管一股勁兒地影印,朝七晚十一也在所不計。

  在這裏賣氣力也賣墨,死拼經年,教它更快看得見夕陽,如今到了筋疲力竭的地步,墨水不夠又不夠勤快,才翻印了幾頁紙便紅了臉喘著氣,更多的時候塞了一肚紙,呆在一旁。它嘗試再鍛煉自己的體格,可惜還是應付不來;有個女孩子毫不留情地說過,掀開它的蓋頂活像脫骹的小巴車門,也活像用薄片木板搭建的陋舍,微風一吹,它便噼啪一聲塌下來弄得肢離破碎。它知道自己已是拿了幾面金牌的老臣子,頂門留著幾根白髮、佝僂著身子上班,已走到油盡燈枯的地步,等的就是公司一紙打發,到時它便光榮引退。

  那女孩的說話,教它倒數著自己的日子,心理覺著難受,便更力不從心。操控它的人有時給氣炸了,索性找別部門的新丁幫忙,有一回看見那人的身影漸漸遠去,然後又滿心歡喜地拿着影印妥的文件走過身邊,它只好悄然嘆氣。怨只怨自己年事已高,它望著鏡子對自己說。往後,它只做閒散的工作,如果那天肚裏沒塞住沾滿油墨的紙的話。

  光榮引退的時刻到了。這天,公司來了個新丁,說是代替它的,不過公司說新丁是高科技智能型,可以免卻交接程序,沒有一紙打發便把已經收拾好的包袱遞到它手中,要它走。站在電梯大堂上,它一片茫然望著門上依稀的倒影——頭頂沒有亮著光榮的環,只有那幾根一直伴著它的白髮。

  它靜悄悄離開這家公司的時候,有人說,老闆打的算盤響,換了新影印機,今年的花紅還是凶多吉少。

Comments:
一部影印機就抵了你們的花紅,不要把自己當成是廉價勞工,除非你的薪水與菲傭不相伯仲。

公司換新影印機,我會有莫名的與奮,像家中添置新Hi-Fi,而且,我覺得自己有病,明知趕時間,但死堅持要處理食了紙的影印機,即使旁邊有部在蓄勢待發,感覺自己在拯救有難的人,很有成功感。
 
哈哈,真估不到你的使命感如此大,大得要拯救食飽紙的影印機,而我就只會走開用第二部。

別誤會,我不是要把自己說成是廉價勞工,雖然我人工都好低,其實,我想說某君的孤寒與計到盡。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