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11.09.2005

  凌晨一時許,拖著疲乏的身軀走進大廈時,左右兩排信箱像穿銀色盔甲的士兵整齊列隊,待我檢閱,赫然想起原來自己一直沒有信箱的鑰匙。要不是Li說過寄來明信片,我早已忘記這遺失了很久很久的「等信」心情。俯身一看,信箱裏黑幽幽的甚麼都沒有,失望之餘,還是把手伸進那似乎不能預計的隙縫中,四隻手指輕易地進了信箱內,掌心那一半無奈地留在外邊,手指明知故犯地觸碰涼涼的不鏽鋼,依然空空如也。

  不過,平日這信箱可不是這樣的。銀行信用卡月結單、水電煤公司的繳費單、保險公司的保費單、化妝品店的2006新姿訊、時裝品牌的優惠卡、快餐店的套餐宣傳單張、選舉年各黨派候選人資料……塞滿了,唯獨以筆跡傳遞人情、字句串成故事的信,寄失了。

  似乎,當iPod Nano及3G手機成為我們這一代人的身份象徵時,寫信被我們這一代人封印為中學回憶。

  不禁要問:上一回收信是甚麼時候?是誰寄給我的?果然不出所料,是中學同學。五年前的那封信我一直保留著,還附有一張摺痕纍纍的紐卡素地圖——那年,他孤身上路,成了異鄉人。信上歪斜的字跡與地圖上依然清晰的圈與鈎,標記了異鄉人剛到貴境的思念與迷惘。

  我們這一代人,望著e-mail box的橙色loading bar不住地往右伸延直至注滿,分秒之間,南北西東的信件都集到my e-mail box裏——總共是九九八十一封垃圾郵件。「喔噢﹗」ICQ的信息窗防不勝防彈出:「sleep la,talk2u tmr...886」

  下一封信,要待多少個五年?

Comments:
對於信件,我都有僻好。

如果偶然在email box內發現朋友/同事的信件,都已經感動得無話可說,所以我從不敢奢望,在這個年頭,可收到「寫」的信。

一個忙字,是大哂的!

衰神,我對你唔住……
 
除了瑮頭的明信片外,今天我又收到一封信,物以稀為貴呀!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