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10.26.2005

與王安憶BBQ

  手機在枕邊震動的時候,懷裏擁著咖啡熊沉醉在夢鄉。

  大概半分鐘,那個不識趣的人仍拿著電話筒不放,手機還在死命地震。想必是那個聲如洪鐘的婆婆,她總愛放大嗓門以似熟賣熟的口吻問我:「還賴在床上呀,起身喇﹗」天殺的,其實我跟本不認識她,只是她不知何年何月把我的手機號碼牢牢地記住了洗不掉,而且總是在早上九、十點之間把我鬧醒,即使多次解釋過撥錯號碼,她仍依然故我,勿友嬉皮笑臉說我撞X。

  手機仍在震。徘徊在睡與醒的邊緣,我極力按捺著自己,只是震動的頻率無間斷地經枕頭傳過來,好不擾人,只好認輸,伸手到枕邊摸索了一會才觸到手機,睡眼惺忪看到顯示屏上打著九點四十八分,沒好氣地按了接聽鍵便把手機靠到耳邊,我拖著長長尾巴「喂」了,聲音沉澱在睡夢中還沒醒過來,傳來的不是婆婆的叫喊,「喂,XXX呀,我係中文系秘書Joanna……」聽到這裏,第一時間慶幸剛才沒有撩交打地粗聲粗氣,然後心裏掀起一陣掙扎,催促自己回魂,「學校的駐校作家計劃……舊生敘會……BBQ……你有空出席嗎?」
  「唔,那天我要上班。」
  「……」
  「唔,那麼,唔……我看看能否調假,明天答覆你。」

  掛了線,再擁著咖啡熊的時候,腦筋才清醒一點,理清剛才聽到的話:與王安憶BBQ?我是否在作夢?

嶺大駐校作家計劃——王安憶

Comments:
我試過數次這情況,如是推銷電話,沒等他講完,我就馬上收線;但偶然也有老師、上司打來,想殺人的「奪命喂」,已收不及,尷尬非常……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