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12.04.2005

針黹*

  買了件外套,款式、顏色、尺碼和價錢都很稱心,唯獨領位小飾物縫補手工之劣與醜嚇了我一跳,本來一百分的外套,扣了二十分,真不明白品牌的設計師何以如此棋差一着,心裏盤算過可以回家改良一下,就付錢買下。

  很久沒拿起針線,遇上要縫補的衣物,總有媽代勞,本以為這次又要假手母親,卻破了例。找出針線、剪刀,還有在尖沙嘴買回來的閃石,把不滿意的閃片剪掉,一針一針地縫上閃石,效果不錯,蠻有滿足感。

  向來自認非「女仔手作」的能手,煮飯、焗蛋糕、針黹、織冷衫,可謂樣樣皆輸,連我都給自己打上不及格。小中學時代上家政課,總愛乘秋風起之時教織冷頸巾,我沒有纖纖十指,只有粗心大意,連最簡單的冷頸巾都織不好,本來應該出現的兩條平衡線變成了一條迂迴曲折的小路,唯有請「槍手」——阿姨,後來頸巾給賞識成為學校開放日的展品。家政課還教針黹,都是媽代做的功課,她總看不過眼我雞手鴨腳把淺易得不能再淺易的東西弄得一團糟,後來,由她出手做的天使針包和布袋都給釘在展板上。

  弟校褲「爆呔」的那年,我讀中三。午飯時候,他要我補救,拿着針線拉上穿下地縫,沒覺半點難度,事成後弟應該會亮着發光的眼感激我,因為他又可以瀟灑地在女生面前表演越過防截射籃。想不到這次處女補褲會成為一生難忘的笑料。

  弟揚起褲看了一眼,以疑惑的眼神望我,一副不客氣的口吻:「嘩,乸埋成舊嘢咁,點着?」
  我發現原來手工真的很差,只好硬着頭皮說:「你穿上去,別人不會察覺的。」
  弟穿上之後,剛才經我手「補救」的校褲實在令人慘不忍睹的「乸埋成舊」,我忍俊不禁,爆笑自己怎麼會弄成這個樣子,還拋下一句:「着住先啦,好過你着穿窿褲。」
  弟沒有選擇又不情願地出門,那天放學,他立即回家。

*黹,音指。

Comments:
哈哈哈!我對針黹也是一竅不通,所有家政功課都是我媽完成的,和你不相伯仲啦!
 
虧你們還一直在惺惺相惜……

如果我是你細佬,我寧可逃學、遲到。或許,你不會知道,這「嚿野」,己對他做成了永不磨滅的童年陰影,慘!!!
 
好一句惺惺相惜!講得好!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