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12.13.2005

由唉聲歎氣到發翕瘋

  「中五生相擁跳樓」新聞見報的星期五晚,坐在巴士上,發覺自己這天是走運了,看到一對關係不錯的母女,既想起自己在野性呼喚的年代與父母的關係蠻不錯,又想到若然我們的社會大部分家長與子女也能這樣坐下來說說笑織織毛冷就好了。

(一)
  前座的中學女生拿著才織了幾行的冷頸巾,問旁邊的母親織得好不好,母親接過頸巾說寬度不夠,手又時鬆時緊效果不好,話剛說出口就扯鬆毛冷,那本來織成的黃色一小片,扯出一條長長的黃色毛冷線。

  女生把扯出的長長黃色毛冷線捲起來,然後自顧自喋喋不休說起學校運動會的花絮,紅社的啦啦隊都戴上后冠,很華麗啊,不過她們動作不夠強勁;我們的藍社以紫色為主題,這時女生臉上泛起了掩不住的笑容,先是提高了聲線然後掩一掩嘴,說化妝的時候老師誤把綠色顏料塗在某某同學的臉上,弄得大家嘩哈哈大叫又大笑;綠社的把用來裝飾聖誕樹的都掛到頸上頭上,仿如戴上假髮,很誇張啊,不過她們最後奪得甚麼甚麼獎……。女生吱吱喳喳地想把校裏的事悉數說出來,母親已經把毛冷拆散了,那黃色的一小片不見了,而且已經密密手重新織到第五行,「怎麼樣?你今天上班發生了甚麼趣事?」中學女生問正在織冷頸巾的母親,母親回說阿乜水這天是如何如何,母女倆然後一起笑……

  車程三十分鐘,女生直到落車的一刻,嘴巴幾乎是沒有停過說起青春在發芽的點滴,母親沒有以「我食鹽多過你食米」的家長口脗指導女兒,更教我驚訝的是女兒主動問起母親工作的「趣事」,不知她們有沒有討論這則驚動學界的新聞。

(二)
  差不多下車的時候,鄰座的女生撥了通電話給父親,說自己排球隊練習完了,正在回家途中,巴士經過彩虹邨,然後問父親身在何方。父親在電話的那一邊答女兒也在歸途後,問了一個問題,女兒回說沒有看呀,發生甚麼事?大概老爸提及中五生相擁跳樓的新聞,女兒答「啊,那宗新聞嘛,大概都知道了,老師跟同學今天都在談論……」通話中斷後,女生又撥了通電話,這次是給男朋友的。

  兩代的疏離不是單方面能促成,家庭對孩子的影響實在大,一程車的相處時間,一通電話的問候,對某些兩代人來說都是LV級的奢侈品;對性的好奇與無知、嚴父式管教豎起的銅牆鐵壁,因為要避過鴻溝而寧上絕路。報道指,男死者母親慨歎:「如果一早知道這事,問題就容易解決啦……怪就只怪兒子愛得太癡!」真是如這樣說得容易解決嗎?事情發生以後,說的做的哭的鬧的都太遲了,那句「早知道」,是說遲了,也說得輕鬆了。

Comments:
他媽的這句話(不是粗口,但出奇地合用),「怪就只怪兒子愛得太癡」,我會解讀成:你攪大人個肚姐,你都唔駛用條命去陪佢架……

後來,這單新聞峰迴路轉,女死者證實無懷孕,兩小情人,竟是枉死。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