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1.06.2006

小樽

  小樽,就是藤井樹的小樽,這夜我到了那裏。


  站在雪地上,白皚皚的很大一片,風很大,也很冷。從沒到過小樽,怎麼一個人跑到這裏來?我問自己。

  一個人站在這裏,想起也來小樽找藤井樹的博子,不過,她好像還有友人相伴。

  想到總不能呆呆的待在原地,即使有點怕,還是要開步走,邊走邊整理自己的大衣,發覺裏面穿了那件兩年前我在下北沢街頭穿上的深灰色毛衣,上面的毛頭依舊多,卻是在小樽唯一的親切感。雪積了厚厚一層,每走一步,發出沙滋滋的聲音,腳踝都陷在裏面,要花點力氣擺脫才開出第二步。

  走了良久,身後留下兩行足印,擺出並不平直的勢態;仍沒看見小樽運河,那裏應該有一排矮矮的建築,大都是紅磚建成,散發著古舊氣氛,玻璃工場應該也在附近,還有旅行團必到的音樂盒博物館……可惜,就是沒看見那道運河。


  眼前還是很大一片白, 日照下映出耀眼的光,白色的天空偶爾才出現一抹淡藍,雪幾乎把樹上每片葉都粉飾了,餘下深啡色的樹幹直直地屹立在白土上呼應著,遠山也是白色的巍峨。就是沒見到那條運河。

  看到那白色的遠山,我學著中山美穗喊了句:「你好嗎?」除了嗖嗖的風聲,我甚麼都聽不到,山妖和雪精都停止耳語,不敢作響。我脫下護耳,聽到自己再喊了一遍,「你好嗎?」比上一回喊得更大聲,只是沒有半點動靜。我是想放棄了,可又再縱容地深深吸一口氣,向著遠處喊:「你-好-嗎?-我-很-好﹗」然後,像坐在電視機前看到這一幕一樣流淚,不過,如挾著刀鋒的寒風揪在臉上,淚痕便凝住。


  來這雪國,原來只為喊句「你好嗎?我很好﹗」

Comments:
你在想念「我」嗎?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