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4.15.2006

留白的日子

  把這個角落留白了兩個多月,才發現自己原來懶惰及無情得無可救藥。

  起初,瑮頭總以半帶恐嚇的口吻叫我寫,一周復一周,我還是無動於衷。賤賤格格的懵周周說我「最後的一篇」《李碧華也寫Blog》的潛台詞是叫自己收皮。與網絡稀客Law記見面,她竟問起為甚麼沒有寫下去。
  這天,龜友提醒我,在角落裏發現了霉菌。

  真感激這班傻瓜,一而再,再而三的探探荒廢了的角落。

  這兩個多月,我怎麼渡過?
  慵懶地過,由凌晨三點爬上床倒頭睡,直到太陽都準備收工的五點,慢條斯理地梳洗,待無綫電視六時半新聞播映時才匆匆忙忙截的士趕上班,打著呵欠喊著累工作。
  三頭六臂地過,猶如車衣工廠的女工,不停地踩著腳踏,六條手臂分別把布料放到車針下推,衣車嗡嗡地連續叫了幾小時,說明經由腳踏帶動的皮帶繃緊了幾小時,踩著腳踏的三頭人也忙碌了幾小時。
  如此這般地過日子,緊隨其後的是與病魔搏鬥。

  之後,捲入了充滿戲劇元素的漩渦中:煩惱的時候想過喝愛麗斯的茶;有人待我如女皇,不過那人又說我是斷送江山的禍水;以為自己會在黎明之際,化作人魚公主的泡沫;睡公主從古堡的夢中閣樓醒來;最後,嚐透了被人冷落的滋味,心裏很難受。
  幸好有個經常為我空出幾吋的人,把我自漩渦拉出來。

  刻下,有一宗人生大事待我定案。

Comments:
有時,人需要時間思考,作決定。但大部分的人,都是把思考的時間白白浪費,然後草草決定,或不了了之。

祝早日成家立室。
 
一個咁深入分析妳文章的人給歸類為「賤賤格格」,真的是:

一片丹心天日下,數行清淚嶺雲南……
 
瑮,
我只有講一句「知我者莫若瑮」。

向仁,
對你來說,「賤格」應該是一個不錯的形容詞。(嘻嘻~~)
 
好驚喜呀,我仲以為你唔寫添,都不枉我久不久click一click!

有人生大事決定就真係要認真考慮啦,唔好比瑮頭講中!
 
我也會偶而click一click的...
加油呀~

suiki@@
 
suiki,

妹妹,睇見你留言,十個好開心呀!!!!!

好耐無見la,你近況點呀?得閒出黎見面,我地都經常聚會的,可以遷就你的時間。
 
^^......見妳寫blog,我也好開心呢~

因為耐無見,怕見面會無言@@

suiki €€"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