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1.18.2006

又夢見你揮手

  經常想起你笑著跟我揮手。

  這畫面一直縈繞在我的腦海裏,載浮載沉,像洗不去的痕跡;有的時候又像一個白色皮球隨汪洋中的流水飄遠,初時還看得見一截露出水面的白,那白慢慢飄遠,變得越來越小,然後消失得無影無蹤,留下波光粼粼,漸漸我懷疑波光中是否曾經出現過那不一樣的白,後來甚至想到汪洋中是否曾經載著一個皮球,當我以為那只不過是幻覺時,猝不及防又冒出那白。

  你站得遠遠的笑著跟我揮手。
  
  那一刻,你臉上附帶著一貫的笑容,嘴角伴著依依的溫柔,我認定,這很有象徵意義,又是冥冥中注定了。我看得分明,便開步走,還殘忍地囑咐自己專心向前走。

  你說那次不是揮手,也不是告別,是招手。  

  縱使你正色地說過不止一次。我還是認定那次是揮手,也是告別。很久以後,我把揮手的畫面告訴你,又把你揮手時的笑容舊事重提,因為我認定,這很有象徵意義,又是冥冥中注定了。

  昨夜,你又笑著跟我揮手。

  在房間外的你稍稍彎下身朝裏面揮手,雖然隔了一扇玻璃窗,看得出那笑容比以往更發乎情的真,這次不在機場,在夢裏。

Comments:
好文采~~
「波光粼粼」
「粼」字點發音??
 
安仔,

粼,音侖。

見http://humanum.arts.cuhk.edu.hk/Lexis/Canton/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