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5.11.2006

細路,依家走火警呀﹗


  早上十時半,睜著眼躺在床上,聽到窗外樓下有人說話。

  想必是陳師奶與張師奶挽著三五個紅色塑膠袋談論買雞有幾貴、哪個菜檔呃秤,還是昨日麻將枱上如何自摸十三么位位三百六的彪炳戰績。這些師奶總是七嘴八舌。細碎的人語漸大,我在狐疑十幾個陳師奶與張師奶圍攏起來,背著某某討論某某的老公仔女。人數還在不斷增加,或許是樓下區議員又在派米,三四十個長者在排長龍時東拉西扯。

  聲浪越來越大而且混亂,有點不尋常。我開始留意樓下的人究竟在說甚麼。

  「火燭啦﹗樓上火燭啦﹗」

  我立即走出房間,打開大門往外朝,視線範圍內沒有煙沒有火,肯定不是我的樓層,但悶熱的微風送來微微燒焦物件的燶味,再走到露台往街上看,樓下聚集的人都把頭抬得很高,指點著某個高點談論。我稍微放心,又想到家裏有個兩歲的細路。

  走還是不走?猶疑了兩秒。會不會爆炸?還有個細路。
  就在兩秒之間,一陣緊張氣氛籠罩到我身上。

  走進細路的房間,他張著大眼躺在床上。
  「比比,姑媽帶你落街。起身啦﹗」他眨眨眼呆在床上,還想睡的樣子。
  再回到細路房的時候,本來只穿單薄背心短褲的我已隨手在客廳拿起弟弟的T裇穿上。
  「比比起身,著拖鞋,姑媽帶你落街食早餐。」
  他指著我說:「爸爸架。」
  「唔緊要啦,姑媽著。」窗外的人聲嘈雜,我心越見焦急。
  他指著我:「件衫爸爸架。」
  我從心裏暗暗頂了他一下,又走到自己房間換上自己的衣服。

  正當我套上T裇走出房間,以為可以帶細路走火警時,他拿起波鞋對我說:「落街,著波鞋。」
  我又無聲息地頂了他一下,心想:「細路,依家走火警。」
  「唔緊要啦,著拖鞋都得,我地好快。」
  「落街,比比著波鞋。」他堅持。原來他一直緊記長輩的教導。我唯有屈服,幫他穿上波鞋。
  「著襪襪。」
  這刻,我真想跟他說:「細路,依家走火警,你著咁靚做乜?﹗」

  因為你無知,我忍。

  匆匆替他穿好了,終於可以走火警。我一廂情願地想。
  「比比帶帽。」一個穿著波鞋白襪的細路向蓬頭垢面、歪歪地套上T裇短褲的笑女,嚷著要戴上迪士尼鴨嘴帽。
  這次,我一手抱起細路開門便走。
  燒焦味比剛才濃烈。幸好,終於可以走了。

  甫踏出家門便遇見飲早茶回來的媽。
  「唔使驚,消防員到了。」這次火警,我們還是走不成。

Comments:
你個侄仔好cute呀!
 
笑死人啦!我係你,就唔會理佢……加上,你阿媽果然係經驗老到又啖定有錢剩,不慌不忙,唔似你拿手唔成勢。

你的電腦鬧完情緒啦?
 
上次聽妳說:"他"還是初生的baby...^^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