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5.13.2005

跳跳虎的日記


我的近照 Posted by Hello


四月某日 跟往日一樣,我看著外面絡繹不絕的人,尋找那個能夠依靠的人。他們都很喜歡把臉湊上前,還湊得很近,鼻孔裏呼出的熱氣把本來抹得光光亮亮的透明膠上出現一層薄霧。看在眼裏,厭在心裏。晚上十一時多,一個在附近觀察了差不多二十分鐘的男人走近,一臉自信,口裏叼著一支煙湊近,我看見他眉下貼近左眼的位置有一道疤痕。男人朝身旁那個女的笑一笑,然後把幾個輔幣放進機關裏,那個笑容勾起我心底深處某段快樂的回憶,已發黃的回憶……音樂響起,不知怎的,我頸上一痛,身體就上了半空,然後一仆一碌掉進出口。男人歡天喜地把我捧在手裏,遞給身旁那個女的。

五日後 男人名叫Z,這天我跟著他回家,那個熱鬧的H城。

五月六日 Z把我放進一個黑色的膠袋裏便上班去。黑漆漆一片,我豎起耳朵留心外面的聲音,估計身在何方。

五月十日 已經第五天了,膠袋裏的世界依然好黑。幸好,還不時聽到Z的聲音,雖然聲音很細,但我的心裏很踏實。不知甚麼時候,有人拿起膠袋,是Z,他打開膠袋望了一眼,才不過兩秒,膠袋又封了口。他把我拿在手裏,走著,腳步很輕,然後又輕輕的把膠袋放下。外面很靜。

五月十一日 外面傳來噼噼啪啪的打字聲、響亮連綿的笑聲、人聲,卻沒有Z。喧鬧持續了一段長時間。突然,有人抽起膠袋,一副陌生的臉孔,她的眼光有點遲疑,小心翼翼地把我拿在手裏,嘴角泛起稍不留神便錯失了的笑意,最後還是一臉疑惑的把我放回原處。

五月十三日 凌晨五時許,陌生人有點不情不願的把我帶回家。她甫到埗便邊開電腦,邊雞啄唔斷地傾電話,不知過了多久,她才記得把我從膠袋中解放出來,新鮮的空氣令人精神為之一振,心想:「終於脫苦海。」冷不防,一陣強光朝我射過來,陌生人用書桌燈照射著我,就像電視劇裏探員用射燈照著犯人嚴刑烤問一樣,燈光很刺眼,看不清她手中還拿著甚麼,然後「咔嚓」一聲,她跟我拍了張有點似監犯的照片。撫心自問,從來循規蹈距的我沒有觸犯過甚麼法例,不煙不酒不嫖不賭不吸毒不隨街吐痰不講粗口不遲到不講大話不衝紅燈,最多只不過是上完廁所沒有洗手,H城三成男人都是這樣的,沒甚麼大不了。

難道這就叫莫須有?我想她會把我終身監禁起來。

20050513

Comments:
第一天與新主人共床,
她睡覺時原來會翹起二郎腿、有點咬牙聲、隱若傳來幾句夢話,還有「呠、呠」……

好臭啊!!
 
TO CHAULI,

我想她不會與我同床,或者又要睡在電腦檯下。

跳跳虎
 
原來,跳跳虎在檯底露宿了個多星期,有點過意不去。
 
真慘,勁可愛的跳跳虎竟如此下場*-*,阿門!!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