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5.05.2005

最具震撼力的文章

  林超榮說,寫專欄多年,一直有一個心願,也是很多專欄作家、作家、評論員的心願——就是寫一篇令讀者難忘的文章。

  究竟怎樣的文章才令人難忘?要像魯迅的《狂人日記》針砭社會時弊,還是要寫一篇挖人瘡疤再灑大把鹽花的文章?

  讀了三年幼稚園、六年小學、七年中學和三年大學,十九年做學生的日子,為了應付考試也好,個人興趣也好,背誦過不少課文,也拜讀過一小撮名家大作;即使現在為口奔馳,每日工作都要看十多二十篇稿,還要看報紙,閒時又會看看書。
  究竟我看過最具震撼力的文章是那一篇?出自誰手筆?一時間,我也答不上。

  原來,林超榮已心裏有數,而且已經度好了怎樣「寫」那篇令讀者難忘的文章。很簡單,就是開天窗。

  一九八九年六月五日,《文匯報》的社論寫上「痛心疾首」,會不會是最具震撼力的「文章」呢?

Comments:
請大家也談談自己認為最具震撼力的文章,諗唔到?咁講下最垃圾、最愛、最討厭、最無聊文章都得。
 
最垃圾、最愛、最討厭、最無聊文章?
乜都吾駛諗,陶傑啦!乞我憎到爆!
 
如果以一般文章而言(不談書本作者),我愛也斯(總是從生活小節出發,又發人深醒)、馬國明(帶點哲理,是個值得尊敬的學者兼思想家)、袁易天(文章的確有點玄,但幾特別)。
最憎啊......好多,陶傑,我佩服他的辛辣,但也正正最討厭他的辛辣,也討厭他經常眉外貶中國的口脗;還有歐陽應霽,也是一個沒有文筆又充當了多年專欄作家的呃飯食之輩。
 
哈哈...暫時由陶傑領先(這早在意料之內),我而家都好憎佢。
Leo,你會唔會為陶傑平反一下。
 
本來不敢說,但又想公道一點。如果要選「最具震撼力的文章」,我會選陶傑其中一篇散文。內容大致說發現了一具柿餅屍體,那是在高速公路被輾一晚的結果。那種震撼,至今難忘。
 
我從未有看過陶傑的寫作, 但聽很多他在電台的語録, 當真有時候是苛刻了點, 但再想一會又不是沒道理; 可能真理有時就是難以接受.
雖然有時候是令人沮喪點, 但我興幸香港有這麼一類聲音, 所謂集思廣益嘛!

談到文章的喜好, 我會選報紙裏各種各類的專欄, 每天看到不同人說不同話題,當中果真學到了不少!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