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ent-link {margin-left:.6em;}

4.15.2005

遊埠


  要數蘇珊十大討厭人事物,坐飛機必定榜上有名。還是黃毛丫頭的那年,夢寐以求一嘗坐飛機遊埠的滋味,以為好舒服,可以歎世界,十多年後的今日,環遊世界的心願未了,卻十萬個不愛坐飛機,耍手擰頭話怕怕。

  坐在飛機上經濟客位的狹小局促,令我想起小學生年代,被父親罰坐在麻雀檯旁看他攻打四方城的無奈、納悶與不自在,除非不得不要小解一刻,否則全程都要坐得筆直,坐得屁股痛了,才敢稍稍挪動一下兩下。給錢買機票遊埠換來被困或被罰坐數小時,甚至十多二十句鐘,這就是貼錢受難的好例子。剛好僅容納一個人的座位,連輾轉反側的機會都沒有,這種困逼感最惹我厭惡。

  患有旅行興奮症的我,在出發往西雅圖前夕,慣例地無法入眠,也許過早感染了西雅圖未眠人的心情,真難想像在令人厭惡的局促環境下如何捱到目的地。沒料到的是,甫坐上飛往東京的航機便獲睡魔感召,熱烈睡意湧來便進入夢鄉。不過,好事多磨,小朋友交響樂在飛機起飛一刻奏起,而且是三重奏。

  我的三點位、一名女高音喊包牽頭咦哇大叫,然後六點位的小魔怪隨波逐流也哇哇大哭,兩個知音人有恃無恐。十二點位的鬈毛齊天大聖擺脫了腰間的安全帶,想越過通道,同坐H位的哥哥玩,在父母捉佢坐定定時也湊湊熱鬧。只可惜航空公司來不及在安全帶上施下緊箍咒,否則西洋版齊天大聖休得放肆,我必讓她試試頭崩欲裂的痛苦。

  擾人的煩音並沒有停下來,喊包全程機不時喊幾聲:阿媽幫佢抹嘴,喊;摸佢頭髮,喊;無叉用,喊;無端端坐落地,否則喊;突然推阿媽走,否則喊。真不明白兩公婆點生女教女,我怒睥喊包,又用好不耐煩的眼光「厲」過去,兩公婆完全無符教女治女,真的想走過去醒喊包一耳光,然後落藥毒啞佢。(~~好殘忍啊~~)

  去程的時候遇上兩件討厭事,無奈嘆句:「好老土﹗」不用多講,這次熱烈的三重奏讓我全程難以入眠,於是寫下這封信待回港時與你們「分享」。Posted by Hello

26/02/2004NW0018班機上
(From Pen Club)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